您的位置: 潞西信息网 > 游戏

长恨来迟 第三百二十章、上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2:35

长恨来迟 第三百二十章、上场

公孙枫哪里能弄清楚面前的状况,只知晓跟着卫絮便是。

便是绕开徐鸨儿,登上那台阶不过两三阶时,徐有仪似是猛然反应了过来,面色陡然一沉,身形转过,对着卫絮的背影沉沉落了声:“卫絮!”

其中怒意,不言而喻。

卫絮的步子并未听,似是完全没有听到徐有仪的声音一般,依旧挽着公孙枫,向着八月天中而去。

“卫絮!!!”

怒意已是从胸口位置蔓延上徐有仪的脑袋,单手死死地攥着那团扇,另一只手已然是重重地拍在了楼阶的扶手上。

偏生此刻,卫絮的步子恰恰好停在了那楼阶的平台处。

步履停住,卫絮背对着徐有仪,极为细微地轻叹了口气,旋即轻动了动,收回了自己挽着公孙枫的手。

转过身子,这一次,变成了卫絮为居高临下的模样:“徐鸨儿,可是还有事?”

翩翩有礼,落落大方。

眼底掠过一道浓烈的寒意,徐有仪的唇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脚步重又向上走去,同时刻,声音拔高落下:“这里是八月天,是花楼,岂是你们女子可以出入的地方?”

一时间,周遭的寂静越发显出了冰寒的气息。

卫絮的眸中反倒是显得一片平静,凝了光看着那徐有仪有片刻,眉头缓缓轻皱了起来,声音一如先前那般,低低出口:“女子不得出入?”

似是喃喃自语一般的反问,竟是让徐有仪有一瞬的手足无措。

这个卫絮,耍什么滑头?!

“花楼本就是招待男子的地方,你一个女子跑来花楼,怕不是,想成为我这八月天的——”

“暗门子吧?”

暗门子三个字出口,站在卫絮身旁的公孙枫已然是率先开了口:“胡说什么东西!”

话音出口,卫絮的略显诧异的视线投看向公孙枫,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没有任何的思索和停顿,出口了这样的话。

诧异不过从卫絮的眼中一掠而过,女子的目光很快又看向了徐有仪,脑袋略略歪了歪,平静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丝丝缕缕的笑意:“八月天,可有明文明规写了,不允许女子出入?”

简简单单一句反问,便足以堵住徐有仪的口。

徐有仪心头早就是被气得不轻,此刻又是听到了女子说出的自己无法反驳的话,恼意更是十足,单手又一次重重地拍在了扶手上。

卫絮也是不急不慌,看着徐有仪已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冲着她略略点了点头,这才转身,重新向着八月天内走去。

公孙枫则是有些怔愣在原地,直至卫絮的身子走出了一些距离,这才猛然反应了过来,转身快步跟了上去。

便是连公孙枫自己心头都未明白,为何此刻的自己,竟是对这个女子,这般上心。

只消片刻的功夫,卫絮四人,已然是安安稳稳地入了八月天,且寻了一个离那圆形舞台最近的中央位置坐了下来。

并非是那里没有人坐,而是人们,对于这公孙府的人,皆是有着几分的惧怕。

……………………

“柳姑娘,柳姑娘,那个花魁又来啦!”

小鱼的声音带着浓烈的喘息,脚下步子急急切切,径直奔向了那高处的花魁房,刚推开那屋门,咋咋呼呼的声音已然是落下

柳叶正斜靠在贵妃榻上,眯了眼小憩,听到屋前传来的小鱼的声音,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并未睁眼,也并未应声。

脚步在那隔开里外间的纱帘处停下,小鱼的喘息声极重,脚步站定,停顿了好一会儿的功夫,这才重新开了口:“柳姑娘,先前的那个姑娘又来了!”

这第二次说话,小鱼才是意识到了自己先前说的不对的地方,如今的花魁依旧是柳姑娘,她怎么能称那个姑娘为花魁呢?

柳叶皱起的眉头,在听到小鱼说出的这第二句话时,明显舒展了开来,眸子却是依旧未睁开,似是斟酌了片刻,声音低低而出:“进来说吧。”

得了令,小鱼心头也是欢喜的,一个伸手撩起了纱帘,走进了里间,却是并未多有往里,偷摸着抬眸看了一眼贵妃榻上的柳叶,旋即快速垂了头:“柳姑娘,就是四个月前那个被鸨儿接回来的女子,今日,又来了。”

“来做什么。”将枕在头下的玉藕手臂收回,柳叶的身子完全躺了下去,抬手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柳叶姿态媚然而生。

这一问,倒是将小鱼给难住了,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发,小鱼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那个姑娘……好像是同公孙府的人一道来的……”

“对了对了,他们是四个人,坐在了主位上呢!”

柳叶的眸子,终是缓缓睁了开来,虽是躺着,却是依旧风情万种的模样。

眸子虽睁开,却是并未看向小鱼,而是一片平静看向了自己正前方方向。

“还有多久到我的场子。”一片寂静后,柳叶的目光转过,看向了小鱼。

小鱼的头一直垂着,直至听到了柳叶这句问话,神色上一片诧异,看向了柳叶,重重地咽了咽口水,思索了片刻的模样:“柳姑娘,还有两个时辰才到你的场子。”

又是片刻的寂静。

便是小鱼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时候,却见下一瞬,柳叶竟是一下子撑着坐了起来,没有穿鞋,赤着脚,径直向着点妆台的方向走去。

同时刻,声音柔柔弱弱落下:“去同鸨儿说一声吧,过会儿,先上我的场子。”

这一次,小鱼则是彻底愣住,一时间,竟是没能应声。

柳叶倒也是并未有恼意,径直拿起了点妆物,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声音清晰再度落下:“去吧。”

这一次,两个字分明有了极重的力度。

小鱼终是猛然反应了过来,慌忙收了视线,恭敬地弯了弯腰,出口应声:“小鱼这就去通报,回来便给姑娘点妆。”

“不用了,你只管通报便好。”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点了点头,柳叶的声音越显沉稳。

两手交叠在身前,纵然小鱼心头一片疑惑,却是并未再多问什么,一个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23

济南血管瘤医院评价如何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网友评价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的全部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