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潞西信息网 > 体育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三百六十九章 柳暗花明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4:17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三百六十九章 柳暗花明

有时候人穷真不是不努力,田跃进领着燕飞几人出来,就招呼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开了个手扶拖拉机过来,然后招呼几人上车。

其他人都老老实实上了车,就黑子还建议:“不是说不远吗?走过去就行。”

跟着一起的那两个年轻人伸着手招呼他:“赶紧上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平时黑子没来过这边,上次来也就是到村子里,根本没去过村子后边。压根不知道九岗十八洼这边的条件有多差,半信半疑地上了车,刚出村就惊呼一声:“我靠,这路上摔一跤就得滚下去吧?”

那两个年轻人笑笑,田跃进倒是没笑:“我们这地方,没来过的都觉得我们是好吃懒做,别村粮食能产一千斤九百斤,就我们这比人家少,肯定是不舍得下力。你看了就知道,这路要是没个牲畜,拉架子车一个人都不敢拉,家里劳力少的收个庄稼都得几家合伙,上坡得有人推,下坡得有人在后面拽,一点不能大意……”

从岗上下去的路根本不敢是直路,因为太陡。站上边看着不远,可这路弯了几道弯。像条长蛇似的蜿蜒下去,然后再曲折上了另一道岗,看着都惆怅人。

连树也没见几棵,现在农田都是收割过的,光秃秃的看着格外让人心惊。

手扶拖拉机下岗的时候轻松的很,到了下边开始上坡,立刻开始突突突地冒黑烟,那速度有多慢不知道。反正后边还些年轻人想跟着看看的,刚才下坡被甩下去一截路,现在等手扶拖拉机上个坡就又跟了上来。

到了岗上又下去,手扶拖拉机顺着一条更小的路直接朝东边开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开始爬坡,上到一半田跃进就喊停下,然后跳下车,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田地说道:“就那边一片田,燕老板看怎么样?”

指的地方不错,再前边算是一个小山包,是有树的山。虽然不傍水,可至少依山不是?

黑子看见了都撇嘴,嘀咕道:“这不是刚开的荒吗?”

确实是刚开的荒,农田和刚开荒的地那是一目了然的。这片地明显因为靠着小山包,估计就是去年才被人开垦出来的,那上面的小石头还随处可见,旁边地头堆着的大大小小的碎石块也有不少。

地是无所谓,反正是种草,这样的地照样种。但是燕飞回头看看来的这曲曲折折的小路,再想想还要上一道岗下一道岗的那路,可是真有点头大。

牧草的产量比庄稼高,他们这村里岗子上就有打麦场,麦子割完就近打成麦子拉回去,其他庄稼也是如此,秸秆之类的可以等以后用到了慢慢往回拉。自己这草可不行,一亩地割一次几千斤,都得赶紧运过去。草这玩意儿还占地方,农村小板车才能拉多少?像这样路一车估计连装满都是不敢。

这穷地方燕飞连手扶拖拉机都不敢指望,不用想就知道数量不会多。

看着田跃进还在讲这地方的好处,燕飞给黑子示意了一下,黑子明白过来就打断了田村长的话:“田村长,别的地儿还有合适的没有?这地方要是拉草太不方便了。这要弄个几十亩,以后到收割的时间,运都运不过去!”

田村长挺有气势的摆摆手:“这你放心,这活儿你交给我们就行,我们有的是人……”

黑子低着头,心里想是不是弄堆牛粪糊这家伙一身。你就算劳力再多,也不会给我白干呀?感情你还一举两得,用新开的荒地租出去,回头还能让村里劳力有活儿干

,想的那是真周全……

黑子还想说话,燕飞就开口了:“那这样吧田村长,我们回去再商量一下,回头商量好了再说!”

眼看燕飞招呼人回去,田村长就有点着急:“要不那样,燕老板,这土地我们可以少要点钱,一亩地按一百三怎么样?你看草种在这边,我们自己村的人平常都能帮你看着点,这地方也不怕外边村子的人来放牛放羊……”

这话说的太对了,这地方是不怕别的村子来放牛放羊,因为……这特么的外边村子的人他也过不来呀!就这地方,放飞机还差不多——要是飞机吃草的话。

燕飞顿了顿脚步,然后笑着道:“嗯嗯,回去我们再商量一下,商量好就给你打!”

看大家都准备走,田跃进张了张嘴,最终说出来的是:“那好,我们就等燕老板的好消息了。你可得快点,这马上一下雨,地就不能闲着,一种上庄稼,就得耽误一季了……”

燕飞点点头:“好!”

回去的路上大家伙儿就有点沉默,也实在是真没什么好说的。

燕飞不爽的是这个村长的态度,原本因为田大富田大壮这些年轻人,他是挺希望能在这个村种草的,可这村长这么一搞,就太让人不愉快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活儿得给你们干,这活儿燕飞肯定在哪个村找地就让哪个村干,可你这么说,好像离了你就不行了似的。还得快点,离了你这地方我就耽误一季吗?

一亩地一百五是不多,可是以后燕飞不大可能专门雇几个人看着草,委托给村里的人,这多少不得给点钱意思意思?等到草长起来,几十亩草得多少车拉的,一车随便给点,这又不少钱了。

除此之外如果生病需要打药,前期刚种上天太旱的话,这地方离河也不近,还得雇人浇水……乌七八糟的都是活儿,等于是额外给他们找点挣钱活儿干,就这还要和自己耍小心眼,真是没劲儿的很。

在路上回村里一直还有不少人问谈的怎么样,黑子都是笑嘻嘻地回答:“挺好的,我们先回去考虑考虑再说。”

一帮人愣是没听出来这是推辞的话,还有人摩拳擦掌地问什么来种?

推了摩托车,都发动起来走人了。那个田村长下定了狠心,又多说了一句:“为了支持燕老板工作,我回头和老支书召集村民再商量一下,争取一下的大家的同意,尽量给燕老板把这价格再降一降,最好一百块钱一亩地。燕老板看怎么样?我们可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你要是不提,我都以为你们村没支书了呢?燕飞连话都懒得说,黑子倒是回答了一句:“那多谢了!”

车刚离了村子,另一辆摩托车上的年轻人就对黑子喊道:“你谢他个屁,你啥时候听说过村里还开会的?大喇叭一喊就是开会,有事儿基本上是一言堂,商量个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他是财迷心窍糊涂了,燕老板你别生气,咱们换个村去看看……”

摩托车上说话都得喊的,燕飞大声道:“哪个村子你们还算比较熟的,找人品好点的村子,像这样恶心人的就算了……”

那两个年轻人想了一下,还没开始答话,就听见远处有人使劲喊:“燕老板,燕老板……”

离得太远了,除了燕飞,其他人都没听见。他朝那边看了一下,看见那边一个老头正一边朝这边跑着一边喊。满地的麦茬儿都挡不住那飞一般的速度,后边还有个年轻人,看着还没这老头能跑,跑几步就累得弯着腰直喘气。虽说那老头儿他也不认识,不过燕飞还是把车停了下来,准备稍等一下。

后边那辆摩托车根本没看到那边的人,跟上来停下正准备开口问,看见燕飞看的方向,才明白过来。等了一会儿那老头儿跑的近了点,一个年轻人才认出来跑来的这是谁,笑着道:“这老关不是听说什么风声了吧?现在的人们也太精明了点……”

另一个年轻人解释:“前边那个村子的,和黄土洼这边就隔一个村,小关庄的!要是他来找咱们是为这事儿的话,说不定咱们就不用去别的村了。”

“这消息有这么快吗?”黑子不信。

“不好说,反正他人马上到,你问问就知道。”刚才那个年轻人朝着远处示意着回答道。

老头一脚低一脚高的跑过来,远远地就一副‘我们很熟络的样子’喊道:“燕老板,这就回去了?到我们村坐坐去吧?”

燕飞稍微迟疑了一下,老头已经上前拉住了摩托车:“就不远,正好还顺路。说起来还得感谢感谢你,你还记得前些年你抓到偷牛贼,那就是我们关庄的,我这个支书还一直没机会好好感谢你呢!今天一定得过去喝杯茶,走走……”

看他这热情劲儿,燕飞看了一下其他三人问道:“要不过去坐会儿?”

刚才和黑子说话的那年轻人一脸的苦思冥想,忽然笑着说道:“老关啊老关,你让我怎么说你吧?你要是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人家那丢牛的是大关庄的吧?和你们小关庄什么关系?”

老头儿被揭破,顿时老脸红了一下,讪笑道:“都是一个关字,分什么大关小关,都一样都一样!”

燕飞笑笑,反正都是顺路,去就去吧!招呼黑子骑着摩托车先走,他就和老头慢慢走了起来。

老头这才得着机会,开始说道:“听说燕老板想找地方种草养牛?来我们村啊?我们村子别看村小人少,可人少有少的好处,你说一声要多少地,我们全村集体支持你。正好等秋天我们就该重新分田了,现在划出来点,到时候分田一个人匀点就匀出来了。我们这边的地有挨着河的,水也方便得很……”

燕飞笑着问道:“我这是上午才和陈镇长说的,怎么你也知道了?”

老头一笑,指着远处正从农田里走过来的年轻人道:“这是我们家的小子,刚才你在黄土洼那边的时候,他就在那边玩,听说了跑回来告诉我的。你放心,我们这就算是临时决定的都没事,回头我一说,大家肯定集体支持你……”

燕飞无语的很,就这么点小事,这些人可真是用心良苦,连间谍都用上了——虽然是刚好碰巧的。

怪不得那小伙儿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感情是刚才从黄土洼那边跑回来的。这小伙儿跑过来冲燕飞不好意思地笑笑,对着老头就抱怨道:“爹你跑恁快干啥?你老胳膊老腿的也不怕出点啥事儿?”

老头儿眼一瞪:“混小子,你这是咒你爹的不是?”

说完转头对燕飞道:“燕老板别搭理这混小子,就是人笨了点混了点,平时干活还是够下力气的。”

小伙儿喘口气没顾上和他老爹说话,也冲着燕飞说道:“燕老板,我爹和你说了吧?他一向说个话都说不清楚,你放心,我们村全体都支持你,真的!”

来宾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成都性病
来宾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