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潞西信息网 > 健康

各级政府部门密集晒清单避免审批事项明减暗

发布时间:2019-07-05 16:24:54

各级政府部门密集晒清单 避免审批事项明减暗增

近日,国务院审改办公开了国务院60个部门的行政审批事项汇总清单,共计1235项。与此同时,各地近期密集推出地方版的“权力清单”,开启大规模“晒单”行动。专家对此表示,国务院部门晒出“权力清单”,无疑是一场“透明革命”,不过,清单内容仍有缩减空间。此外,要将放权落到实处,进一步健全政府职责体系,加强监管防止审批事项明减暗增。

透明

各级政府密集晒清单

国务院审改办此次公开的汇总清单涵盖了60个有行政审批事项的国务院部门,各部门目前正在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共计1235项,其中,行政许可861项,非行政许可审批374项。在60个部门中,清单最长的为国家税务总局,保留的87项行政审批事项中,有80项为非行政许可审批项目。其次为林业局76项,证监会63项,民航局56项,出版广电总局53项,交通运输部52项,农业部46项。清单最短的是国资委、台办、港澳办、侨办,这四个部门都只有一项行政审批事项。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通知强调,各部门不得在公布的清单外实施其他行政审批,不得对已经取消和下放的审批项目以其他名目搞变相审批,坚决杜绝随意新设、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等问题。对违反规定的将严肃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同时,对国务院此前决定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落实到位,及时清理修改有关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李克强总理日前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上作报告时指出,要“逐步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

全面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就意味着该晒出权力清单的不仅仅是中央政府部门,还包括地方各级政府。近期,各地密集推出地方版的“权力清单”,开启大规模晒单行动。比如,近期浙江富阳公布了全国首份县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同时向社会公众征询意见并接受公众监督。浙江省宣布今年起将全面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安徽省试点实施省级政府机关行政职权清理试点改革,并要求试点单位晒出“权力运行图”。武汉市权力清单已基本制定完成,详细清单将于近日公布,权力运行流程图、清单预计6月出炉。

专家称,从2005年河北邯郸市探索性地在国内公布首份市长“权力清单”,到如今国务院集体亮出“权力家底”,此轮大规模的“晒单”行动无疑是一场“透明革命”。

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此前表示,形成中央政府行政审批事项目录,锁定改革目标,让全社会监督,这是推进整个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的起点。

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实际上正是政府转变职能,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真正落实。根据本届政府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再削减1/3的要求,2013年已分批取消和下放了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简政放权的成果也已经显现,据统计,去年我国新注册企业增长27.6%,其中私营企业新增30%,这一数字是10多年来最高的。

梳理

清单仍有缩减空间

不过也有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国务院部门晒出“权力清单”确实是“割自己的肉”,尽管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但是从目前清单的内容来看,仍有缩减空间。

“进一步简政放权,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取消或简化前置性审批,充分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推进投资创业便利化。确需设置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全面清理非行政审批事项。

然而梳理发现,此次公布的权力清单中,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仍占30%。事实上,非行政许可审批因为没有法律依据难以监管,成为边减边增、先减后增等行政审批改革痼疾的温床。国家行政学院朱立家明确表示,“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比行政许可审批难度还要大,很多社会组织直接靠这个吃饭。”

专家指出,非行政许可审批的最大问题是审批过程中对权力监督制约少,暗箱操作空间大。由于没有法律约束,行政许可取消和下放不易,而非行政许可审批的增设却更容易,此消彼长,很难说行政审批改革的效果不被打折扣。非行政许可审批应该全面清理,而不是取消和下放,确实应该保留的,要纳入行政许可。

除此之外,梳理发现,在1235项行政审批事项中,涉及外资企业管理的有包括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17个部门在内的共计27项审批事项,主要集中在金融、文化、法律、医疗等服务业领域以及电信等制造业领域。

《经济参考报》日前了解到,商务部正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的外资准入限制,并制定服务业进一步开放的时间表。商务部外资司副司长仇光玲说“比如说电子商务类的增值电信,目前外资股比限制是50%,现在上海自贸区提高到55%,这个限制还有进一步放开的空间”。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马宇对表示,我国吸收外资结构仍然有不合理的方面,比如金融电信、交通运输等管理性强的服务业在外资总量中占比仍然很低,并不是外资不愿意投资,而是市场准入限制进不来“在一般制造业领域,开放水平高于服务业,一些限制已无存在必要,比如对股权比例、高管等方面的限制,应该放开,这是市场可以做的事情,是企业决定的事情。”

防范

避免审批事项明减暗增

此外,目前包括水电站、火电站、热电站、风电站等在内的核准权限都已经大部分下放到地方,而在能源局的清单中,发电、输电、供电类的电力业务仍需要能源局的行政许可。

在国家发改委“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投资建设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核准”这一项中,包括了内容繁多的35个子项,内容包涵炼油、火电、水事工程、公路、钢铁、造船、汽车等多个领域。对此,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王元京表示,在审批权下放的过程中,如何处理好审批制和产业政策、结构调整升级的关系确实是个难点。一方面存在严重的地方政府指派现象,另一方面又存在产能过剩的风险。在他看来,还是要“以放为主”,更多依靠市场机制来解决结构的失衡,由市场来自动纠偏。

工信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李国斌也表示,目前,我国产业政策普遍是列出政府鼓励的产业和技术发展方向,对申报的企业“遴选”最优,给予政策支持。但大部分企业认为“一个包容性的政策环境比一大笔科研经费更为重要”。政府对技术和产业的发展方向和趋势不可能考虑的面面俱到,要进一步开放市场空间,由市场去创造和探索。

相比进一步压缩空间,加强监管,防止明减暗增可能还更重要“从源头上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审批门槛、激发市场活力,让能做的人都可以有参与的渠道和可能,这实际对政府管理效能、公共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董克用说,这不仅要提高事前审批的效率,更要求在事中、事后监管中采取行之有效的办法。

南开大学副校长朱光磊表示,要保证改革的成果锁得住、不反弹,下一步还要健全政府职责体系,即按照层级、部门、项目把政府行政审批、提供公共服务和监管方面的职责等厘清,分解到位,立法确认。各级政府都应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做该做的,放不该做的。

财政部办公厅主任、发言人戴柏华表示,下一步,为防止审批事项边减边增、明减暗增,财政部将切实强化源头管理,严格控制新增行政许可,并积极开展对现行规定中违法设定行政许可情况的清理核查。同时,对取消下放事项加强后续监管,对保留事项优化流程、简化环节,并加大公开力度,进一步推动政府职能向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转变。方烨孙韶华

原标题:各级政府部门密集晒清单避免审批事项明减暗增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衡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包皮龟头炎发病原因
黑河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